第16章 果然是你(1 / 2)

太古龙神 月如火 2693 字 1个月前

斗罗小说网 www.douluoall.com,最快更新太古龙神最新章节!

过了!

看着那玄龙塔上再次出现的龙影,还有天空下起的蒙蒙细雨,所有人全都傻眼了。

又过了!

司雪衣又过了一关!

大师兄说最后三关众生皆死,梦里花开,彼岸明灯,多少天骄全部折戟于此。

失败之后,就算侥幸不死,也会锐气尽失,锋芒全无。

从今往后泯然众人矣。

本来大家还在同情司雪衣,觉得未免可惜了点。

哪里知道,顾宇新一开口,司雪衣立刻就闯关成功,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

整个悟道台上的人,无一例外,全部傻眼了。

方才还在笑嘻嘻的众人,全都笑不出来了,神色显得极其震惊。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“真有毒吗?”

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懵了,所有人都懵了,不仅仅是因为司雪衣闯关成功了,还有顾宇新的这张嘴。

真就和唐冠宇说的一样,开光了。

“我尼|玛……这……”

顾宇新张大嘴,看着绽放的龙影,下巴都快掉下去了。

想他方才的话还言犹在耳!

说什么这次不一样,绝对不一样,司雪衣绝对无法闯关成功,结果打脸来得太快。

他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顾宇新,你还说你不是毒奶!你就是巴不得,司雪衣登顶成功吧!!”

唐冠宇气的到吐血,一怒暴起,直接来到古宇新身边,将他衣领抓了起来。

“真不是啊,唐师兄,天地可鉴,我怎么会……”

顾宇新欲哭无泪,神色委屈到了极点,想要争辩,可话到嘴边说什么都显得无力。

旁边他的几名跟班,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劝解。

唐冠宇实在气急,可也不好真的出手,脸色显得极为难看。

“唐师弟,放开他吧。”

栏杆前的梅子画,望着绽放的龙影,俊朗的面孔显得颇为震惊。

众生皆死,司雪衣竟然真的过了这一关。

“谢谢大师兄,这真和我没关系,大家相信我啊。”

顾宇新松了口气,通红着脸,极力和周围的人解释。

梅子画淡淡的道:“你还是少说几句吧,之前我也相信客观规律,现在……”

他轻叹一声,不在多说。

言下之意,却是对古宇新这张嘴,不敢随意轻视了。

真的有毒!

“我不是啊,大师兄,你信我。”连梅子画都这么说,古宇新真的快哭出来了。

“谢谢你啊,顾师弟。”

端木熙一头银发格外闪耀,月牙般的眼睛双目微眯,笑吟吟的冲着古宇新说道。

顾宇新顿时气的想要吐血,忍不住道:“端木熙你得意什么,就是侥幸罢了,众生皆死,他侥幸没死,梦里他肯定开不出花来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,感觉一道道杀人的目光朝他看来,四周环境无比诡异。

“你还说,你还说!”

唐冠宇立刻就急了,再也忍不住,直接动手揍了起来。

“别别别,唐师兄我错了。”

顾宇新痛叫一声,抱头乱窜。

且不管这般闹剧如何,栏杆前的枫月羽、梅子画二人,神色却是渐渐凝重起来。

“梦里花开,大师兄怎么看?”

端木熙继续道。

枫月羽的目光,也不由朝梅子画看去。

梅子画道:“传言当中玄龙塔与九百年前的禁忌有关,最后三关直接涉及到了那不可言说的禁忌,梦里花开……我也希望这花真的能开。”

他神色诚恳,并不作假。

但言外之意还是很明确,三关皆与禁忌有关,一关更比一关难。

……

玄龙塔内。

司雪衣一番起落之后,终于来到了千重梯的尽头。

在他面前,是一片汪洋般的湖泊。

远处重峦叠嶂,空中大雪纷飞,岸边靠着一叶孤舟,船头摆放着一把古琴。

“你这家伙,真是个疯子。”

白逸轩追了上来,面带愠色的看向司雪衣。

“你又比我好上多少?”

司雪衣笑道:“为了激我答应你,又是什么向道

之心,至死不渝,又是什么,武者锋芒,宁折不弯。吾辈,何惧一死……我如你意了,为何说我是疯子?”

白逸轩张了张嘴,终究是没有说话。

“不说话?怕是这些,你自己都做不到吧。”司雪衣笑道。

白逸轩终究没忍住,看向司雪衣道:“本圣从未激你,本圣心中就是这么想的,剑修本该如此,剑者当有锋芒。”

司雪衣神色微怔,旋即笑道:“话是没错,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可贵,可小白白……这里面并不包括剑道。”

“一大把年纪,就别这么热血了,锋芒这东西,我们年轻人来扛就是了。”

白逸轩稍稍琢磨,品出其中意思,笑道:“所以,你终究也是个有风骨的人。”

他笑的很开心,对有风骨的修士,他一向不掩饰的自己欢喜。

司雪衣瞧他这般模样,不由笑道:“不愧是天荒城最后的白月光,白莲花都没有你纯。”

白逸轩正要接话,发现司雪衣说完就没有理他。

司雪衣将目光放在前面的湖泊上,而后取出了第一层收到的画卷。

他看着画卷,念出了画上了那首词。

“画中景象与这一关,竟然别无二致,师尊果然另有深意。”

白逸轩凑过来,一面看着画卷上的风景,一面看着眼前这关的景象,喃喃自语,轻轻点头。

司雪衣乐了,笑道:“你点什么头,你看得懂吗?”

白逸轩脸色一红,道:“本圣……本圣怎么看不懂,你前面走的那一关叫众生皆死,这一关是梦里花开,此画肯定与梦有关。”

司雪衣不动声色,道:“还有呢?”

白逸轩语塞,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,只得道:“师尊何等人物,其中深意,旁人哪里能知晓太多。”

司雪衣闻言大笑道:“早就和你说了,一首二流的词,一幅三流的画,藏着一部还算凑合的剑法,能有什么深意。”

“师尊不可辱!”

白逸轩脸色瞬间沉了下去,眼中杀意弥漫,冷冷的盯着司雪衣。

司雪衣早已无惧,将画合上,递给对方道:“你觉得有深意,你就慢慢看吧,小爷我是累了。”

说着话,他取出一枚天元丹,含在嘴里便盘膝而坐。

玄龙塔每过一层都有宝物,第一层是画卷,藏着霜月剑法。

之后几层,司雪衣都朴实无华的选择了丹药,这一层他同样选择了天元丹。

他不需要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只需要丹药,来滋养那嗷嗷待哺,刚刚新生的轮回之砂。

天元丹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暴殄天物。”

白逸轩嘀咕了句。

天元丹这种品质的丹药,至少得在元丹之境,才能发挥其大部分效果。

真玄之境服用,至少浪费一半的药效。

不过他现在正生着司雪衣的气,也懒得与他多说,将目光落在了画卷上。

看一眼画,再看一眼眼前大雪纷飞,重峦叠嶂的湖泊,时不时点点头。

盘膝闭目的司雪衣,悄悄睁开一只眼,看到他这般模样,嘴角不由自主勾起抹弧度。

本就漂亮的模样,在笑容的勾勒下,像是一壶让人沉醉的美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