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决战天涯台(1 / 2)

赤心巡天 情何以甚 2401 字 11天前

斗罗小说网 www.douluoall.com,最快更新赤心巡天最新章节!

“看来是的!”楼约那咧起来的嘴角,终是咧出一个笑,而后便消失了身形。

他所带来的威压,仿佛还留在原地。

与之相对的,是清平乐酒楼里,表情各异的竹碧琼与秦贞。

“去看看吗?”竹碧琼问。

“你先去迷界。”秦贞说着,并指一裁,就这样捏住空间的缝隙,掀开这片空间,像是掀开了一张纸。薄纸所掩盖的,竟是光怪陆离的流影——迷界就在此中。

于竹碧琼这样的神临境天骄而言,现在的迷界,反倒是相对安稳的地方。不管近海之局如何变化,须影响不到那边去。

她随手一推,便将竹碧琼推入迷界。而后轻轻一拂袖,莲步微移,已然出现在怀岛高空、天涯台前。

此行只做个看客,离得颇远。裁天为席,坐在云边。低头俯瞰——

虎披飞卷的楼约,与薄衣披身的田安平,已经对峙于此。

楼约是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男人,像一座炙烈的火山,田安平却像是枯井。

这两个人仅仅是彼此面对,就体现出一种矛盾,是好看的画面。

早先各自离去的东天师宋淮与笃侯曹皆,作为齐景双方在海上的最高负责人,这时也都匆匆赶来,重新站回了天涯台。

并立高崖边,远眺天吞海。

两位绝巅强者,心情大有不同。

“晦云压天,风暴将至啊。”曹皆感慨地看了一眼暗沉沉的天色,回过头来,语气颇为缓和,对宋淮道:“看来咱们是离不开这里了。”

旁边那尊钓龙客雕像断折的钓竿,直到现在也没有被修复——这时候的怀岛,没谁在意这个。

“哪来的风暴?我却是未见。”宋淮抬指一点,顷刻晦云消散,灿光扑海。天地尽为一指开。

曹皆摇了摇头,没有理会这幼稚的行径。

宋淮却不放过他,又指着高空面无波澜的田安平,对曹皆问道:“这算什么?齐国对景国的宣战吗?且是由这个田安平来开始,真人对真人?咱们何时放对?”

曹皆倒不像他那么有攻击性,只平缓地说道:“天师大人何必着急?咱们不妨先听听,我们的斩雨统帅怎么说。”

时间刚好从未时走到了申时,刚刚还阳光灿烂的近海,这时已繁星漫天。

倒像是为这场交锋所做的渲染。

天地斩衰之期,确然不算吉利。

再次悬于天涯台外,高空中的楼约亦不免感受复杂。但他的感受,和面前这个叫田安平的人,没有关系。

他就是在这里,掀开九子镇海的大幕。也是在这里,在正要踏上中古天路的那一刻,见证了中古天路的崩塌。也将极势证道的计划,再一次往后推迟。

虽只一步之遥,却也蹉跎多少年月!

“两个问题。”他看着对面的田安平,根本也谈不上愤怒,更多是一种荒谬的感受。他抬起一根手指:“其一,你有何罪能问我楼约?”

继而抬起第二根手指:“其二,你田安平,够得上吗?”

你亦真人,我亦真人。但世之洞真者,亦有差距如云泥!

包括楼约在内,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田安平本人。

这个在传言中恨不得奇形怪状、青面獠牙的狞恶人物,现在却是沉静地站在那里,甚至有几分温吞有礼的样子,哪里像个血腥屠夫?

但他一开口,你就知道,这个人与你以往所见的任何人,都不相同。

面对中域第一真的狂妄,他只是咧开嘴来:“既然你楼约自恃岁月,把话说到这个份上……那我先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罢!”

他那系着断链的两只手,同时抬起,侧平对中,仿佛抱住了什么。

他的额头上,有黑色的经络跳跃。

轰隆隆!

以楼约为中心,其人所处之地,约有十丈见方的空间,仿佛一块方方正正的大水晶,被从更大的空间里“取”出来。真人之身,立定如山。此刻却是连人带空间,整个被搬动,几乎从现世搬离!

不说你有何罪,先告知我是否能够得上你!

咔咔咔!

田安平遥搬空间的双手往里一按,这块空间又发出尖锐的裂响。水晶般的空间里,裂隙曲折如闪电般蜿蜒,一瞬间布满此方。

秘法·搬龙!

田安平竟然什么前因后果都不说了,率先对楼约动手!

懒费口舌,杀完再说!

大国礼仪,丢在一边。列朝潜约,视为废纸。

真是个我行我素的家伙。

宋淮在这个瞬间皱起眉头,但只是静立在那里,并无言语。

而一旁的曹皆,亦只是抿了抿唇,最后站定在崖边。只是本来就面苦,又安分成这样,就很显委屈。

不管田安平是因为什么原因出手,他作为齐国笃侯,都不可能放任宋淮干涉。但道理是相通的,宋淮也不可能叫他有机会拉偏架——放任田安平和楼约放对,这一仗真有把握么?

对于这一战,他所知道的情况,并不比宋淮多,完全不清楚田安平是过来干什么。甚至哪怕是对田安平本人的实力,他也没有太深刻的了解。

人家宋淮至少是对楼约的实力有信心的!

以他打仗的经验来说,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情况,最是难受,常常输都不知道是怎样输的,赢也全靠运气。此即“名将不争之局”。若不是田安平已经干上了,他是习惯性地要先撤军三舍、战略性观望的。

现在也不能强按田安平一头,灭自己人威风,只能先看着!

却说,那十丈见方的空间,本是遍布了楼约无意识散发的气劲。这一刻定止当场,遍生裂隙,而后碎灭!

像是在现世的空间里,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洞。

以无数上下悬飞的空间碎片为背景,楼约立身其中,一切都隐约朦胧。

田安平直接搬动空间又拍碎,竟然在现世之中,打出了一片虚空。

不过楼约的身形,很快就在虚空中清晰起来,只将眉眼高抬,姿态睥睨,仿佛看田安平于世外。

整片空间都打碎,于他无半分伤害。他承身此间,已然万劫!

就这样看着田安平大踏步走来,而后抬起大手——

“小子!”

五指箕张,如天盖地,就向田安平按去。

然而下一刻——

哗啦啦!

锁链摇动!

那方空间碎灭之后,空间碎片都纷飞。但于空间之中蜿蜒的裂隙,却清晰了起来,虚隙变实线,裂痕成锁链!这锁链一显即束,将楼约刚刚张开的大手,又捆锁回去,捆绑在他魁伟的身躯。

一条条的锁链迅速在楼约身上交缠,一重叠一重,很快将他捆得如粽子一般。

禁法·虚生劫隙!

以空间裂隙混铸恶劫之力,方成此永劫之锁、无上囚链,限制这囚徒的自由。